826%受访家长支持学校课后服务 561%受访家长会让孩子参加假期托

  “双减”政策发布后,相关配套服务如何落实成为家长们关心的重点问题。日前,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和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开展了“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家长‘双减’政策态度”调查,共有511043名家长参与。调查显示,“双减”政策后,56.1%受访家长会让孩子参加学校组织的假期托管班,82.6%的受访家长支持学校为学生开展课后服务。

  “双减”政策规定,禁止校外培训机构利用寒暑假做学科培训。对此,56.1%的受访家长会转而让孩子参加学校组织的假期托管班。交互分析发现,家庭收入水平处于上游的受访家长更愿意让孩子参加学校组织的假期托管班,比例为58.7%,而收入位于下游的受访家长的意愿最低,为50.2%。

  安徽安庆初一学生家长吴先生曾在家长群里做过简单统计,发现绝大多数家长都支持学校组织的假期托管服务。对于托管内容,“希望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处理作业,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发展兴趣爱好,剩余的三分之一用来让孩子多交流,多锻炼”。

  对于假期托管需要提供的服务,77.7%的受访家长希望能够监督孩子完成假期作业,76.5%的受访家长希望能进行兴趣爱好培养,73.3%受访家长希望开展体育运动锻炼。其他希望提供的服务还有:阅读(72.6%)、社会实践(65.5%)、手工劳动(57.8%)、科普讲座(47.8%)、参观游览(47.0%)等。

  湖南长沙某初三学生家长对假期托管抱有较高期待,“首先希望能督促孩子完成假期作业。其次,希望增加体育锻炼,帮孩子养成良好习惯。另外,希望能巩固一下之前学的知识,如果有余力,提前预习下学期知识”。

  调查中,对于学校为学生开展课后服务,82.6%的受访家长表示支持。12.7%的受访家长表示说不好,仅4.7%的受访家长表示不支持。交互分析发现,学历为大专或高职的受访家长最为支持,为85.0%,而学历为博士研究生的受访家长支持度最低,为56.0%。

  吴先生觉得,课后服务可以适当延长,加一两堂课都可以,但一定要保证孩子在这段时间把作业完成。

  对于课后服务家长最关注哪些内容?数据显示,68.3%的受访家长关注内容安排是否充实,63.3%的受访家长关注时间能否高效利用,55.0%的受访家长关注能否符合孩子兴趣。其他方面还有:人身安全能否保证(53.9%),师资力量是否跟得上(48.6%),能否带孩子户外活动(45.1%),是否收费(37.5%),参不参加是否可自愿(33.4%),时间能否和下班时间衔接(32.4%),是否是菜单式服务可选项多(22.0%)等。

  上海一名三年级学生家长希望,学校能在课后开展一些非学科类的教育内容,比如头脑奥林匹克、智能机器人等,“尽量安排一些平时课上学不到的内容,让孩子通过课后学习能得到更全面的发展”。

  四川遂宁一名五年级学生家长担心,课后服务不仅不能减负,反而增加家长负担。“去年县城的学校就开展了课后服务,每学期收费720元。开了口才班、茶艺班等兴趣班,但孩子回家还要写作业,睡觉的时间反而推后了,孩子更加疲累”。该家长认为,“课后服务的目标应该是让孩子把作业留在学校完成,让孩子回家之后不再有负担。如果收费的线元左右”。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黄冲 见习记者 王志伟 实习生 姚奕鹏 杨哲 顾鑫凤 来源:中国青年报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双减”政策发布后,相关配套服务如何落实成为家长们关心的重点问题。日前,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和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开展了“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家长‘双减’政策态度”调查,共有511043名家长参与。调查显示,“双减”政策后,56.1%受访家长会让孩子参加学校组织的假期托管班,82.6%的受访家长支持学校为学生开展课后服务。

  “双减”政策规定,禁止校外培训机构利用寒暑假做学科培训。对此,56.1%的受访家长会转而让孩子参加学校组织的假期托管班。交互分析发现,家庭收入水平处于上游的受访家长更愿意让孩子参加学校组织的假期托管班,比例为58.7%,而收入位于下游的受访家长的意愿最低,为50.2%。

  安徽安庆初一学生家长吴先生曾在家长群里做过简单统计,发现绝大多数家长都支持学校组织的假期托管服务。对于托管内容,“希望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处理作业,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发展兴趣爱好,剩余的三分之一用来让孩子多交流,多锻炼”。

  对于假期托管需要提供的服务,77.7%的受访家长希望能够监督孩子完成假期作业,76.5%的受访家长希望能进行兴趣爱好培养,73.3%受访家长希望开展体育运动锻炼。其他希望提供的服务还有:阅读(72.6%)、社会实践(65.5%)、手工劳动(57.8%)、科普讲座(47.8%)、参观游览(47.0%)等。

  湖南长沙某初三学生家长对假期托管抱有较高期待,“首先希望能督促孩子完成假期作业。其次,希望增加体育锻炼,帮孩子养成良好习惯。另外,希望能巩固一下之前学的知识,如果有余力,提前预习下学期知识”。

  调查中,对于学校为学生开展课后服务,82.6%的受访家长表示支持。12.7%的受访家长表示说不好,仅4.7%的受访家长表示不支持。交互分析发现,学历为大专或高职的受访家长最为支持,为85.0%,而学历为博士研究生的受访家长支持度最低,为56.0%。香港1861图库彩图大全集

  吴先生觉得,课后服务可以适当延长,加一两堂课都可以,但一定要保证孩子在这段时间把作业完成。

  对于课后服务家长最关注哪些内容?数据显示,68.3%的受访家长关注内容安排是否充实,63.3%的受访家长关注时间能否高效利用,香港内部精准十二码!55.0%的受访家长关注能否符合孩子兴趣。其他方面还有:人身安全能否保证(53.9%),师资力量是否跟得上(48.6%),能否带孩子户外活动(45.1%),是否收费(37.5%),参不参加是否可自愿(33.4%),时间能否和下班时间衔接(32.4%),是否是菜单式服务可选项多(22.0%)等。

  上海一名三年级学生家长希望,学校能在课后开展一些非学科类的教育内容,比如头脑奥林匹克、智能机器人等,“尽量安排一些平时课上学不到的内容,让孩子通过课后学习能得到更全面的发展”。

  四川遂宁一名五年级学生家长担心,课后服务不仅不能减负,反而增加家长负担。“去年县城的学校就开展了课后服务,每学期收费720元。开了口才班、茶艺班等兴趣班,但孩子回家还要写作业,睡觉的时间反而推后了,孩子更加疲累”。该家长认为,“课后服务的目标应该是让孩子把作业留在学校完成,让孩子回家之后不再有负担。如果收费的线元左右”。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黄冲 见习记者 王志伟 实习生 姚奕鹏 杨哲 顾鑫凤